• 中锋阵价值非凡,幕后英雄值得铭
    中锋阵价值非凡,幕后英雄值得铭…
  • 领先争夺战,热刺想要荷兰国脚贝
    领先争夺战,热刺想要荷兰国脚贝…
  • 阿森纳未获欧联冠军,里昂获得下
    阿森纳未获欧联冠军,里昂获得下…
中锋阵价值非凡,幕后英雄值得铭记 — 阿森纳
中锋阵价值非凡,幕后英雄值得铭记 — 阿森纳
发布时间:2019-05-30 11:21  来源:未知  作者:少年足球

前场三叉戟先后建功,后场五人组表现稳定,切尔西将一场原本五五开的比赛变成了一边倒的大胜,萨里的弟子们用极为强势的方式问鼎2018/19赛季欧联杯冠军。在这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欧联杯决赛中,萨里在中盘阶段的调整令人印象深刻,这场比赛堪称其执教生涯迄今为止的代表作。能够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击败欧联杯专家埃梅里,令人信服地夺得执教生涯首座主流赛事锦标,这次成功或将对萨里未来的执教历程产生了深远影响。

【布阵:中锋阵事出有因,萨里以不变应万变】

在奥多伊、吕迪格、奇克和坎特相继受伤之后,萨里在排兵布阵时几乎失去了转圜空间,中锋成为了球队唯一人手相对宽裕的位置,意大利人对锋线配置的选择将直接决定此役的成败。从赛季初终结曼城的开局不败纪录,到联赛杯两回合淘汰热刺跻身决赛,从做客安菲尔德时的中段突然崩盘,再到客场战平曼联终结Big6内战连败纪录,萨里交替使用“无锋阵”和“中锋阵”来应付强强对话,球队的战绩走势与攻击线的配置密切相关。

(图)萨里在欧联杯中使用的常规阵容包含了很多较有特点的球员,当吉鲁出任中锋时,埃莫森比马科斯-阿隆索更适合首发。

经过多场比赛的检验后,蓝军现阶段的最优锋线配置已经浮出了水面,那就是以阿扎尔领衔的无锋阵适合应付联赛的强强对话,而以吉鲁为支点的中锋阵在欧联杯赛场有着很高的效率。萨里之所以没有将此役看作是“英超”比赛,一方面是由于无锋阵在双方联赛次回合交锋中效率不佳,另一方面就是吉鲁在面对枪手后卫时的优势比较明显。缺少足够多的后手变招,切尔西需要依靠主力阵容来解决问题,这就是萨里要在控球战术中加入传统中锋的主要原因。

(图)双方此役的首发阵容。

随着赛季的深入,这两支原本风格较为相似的球队在细节上的差异越来越大。萨里的球队拥有着稳定的阵型和人员配置,始终坚持短传渗透,对传球速率和节奏有着比较高的追求;阿森纳在埃梅里任内的阵型和人员都不固定,随着边路倒三角传中战术因贝莱林的受伤而瓦解,枪手的进攻变得愈发依赖于前场球员的个人能力,半决赛攻陷梅斯塔利亚的比赛便是明证。因此,影响比赛走势的关键点就是两家对球权的态度,以及在持续进攻时的效率,如果不能在控场阶段取得进球,两支球队的防线都很难应付对手的快攻,比赛的走势也验证了这一点。

【1.保护若日尼奥,割裂式4-2-4效率不俗】

基于不同的阵型结构和人员配置,双方在开场后拿出了完全不同的高位防守策略。阿森纳的方式是通过对位盯人限制蓝军中卫和拖后中场的拿球,将皮球向视野比较狭窄的边路驱赶,再通过整体移动从科瓦契奇和阿兹皮利奎塔等人脚下断球;利用坎特强大的机动能力,切尔西能够在高位投入四名球员来压制枪手的五人防线,他们的目标是遏制奈尔斯和科拉希纳茨的助攻,争取将枪手的阵型拦腰斩断。

(图)从左到右,从前到后,坎特为中锋打法提供补给。

如何在推进阶段化解对手的压迫一直是蓝军战术体系中的关键环节,在若日尼奥遭到对手针对性限制后,萨里相继尝试了启用无锋阵(阿扎尔回撤接球),改组中场人员结构(奇克的体格和护球),以及重用埃莫森来提升边路带球推进能力等方式,来缓解若日尼奥的压力。此役的433切换424模式早在赛季初就已经出现:科瓦契奇与若日尼奥组成的双后腰体系能够有效地丰富后场的出球线路,坎特引领前场逼抢可以将压力转嫁给对手;在威廉无缘首发的情况下,双后腰站位能够让阿扎尔更多地留在前场,这种部署在下半场发挥了关键作用。

(图)坎特成为了引领高位压迫、遏制枪手两双翼卫的关键棋子。

本场比赛,若日尼奥的传球数仅有53次,落后于仅出场75分钟的“保镖”科瓦契奇(64次),近期,蓝军成绩的提升正是从单核影响力弱化开始的。若日尼奥是“Sarri-ball”的象征,赛季初做客伦敦碗时刷出的180次传球是其在英超的巅峰表演。随着赛季深入,若日尼奥频繁遭到对手的针对性限制,队友对他的信任度似乎也在不断下降。到了赛季最后的两个月,若日尼奥的传球数下降了22%(85-66),切尔西却在期间取得了不错的战绩,这种反差引人深思。

(图)若日尼奥的场均传球数在不断下降,蓝军在赛季末的成绩却趋于稳定。

切尔西的高位压迫能够取得不错的效果,一方面是由于己方球员的执行力出众,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阿森纳的3412体系在边路和中场的短板过于明显,厄齐尔的低迷令枪手本就脆弱的中场运输线变得更加淤塞。

(图)切尔西在退守时非常注意对中路空间的封锁。

为了绕开中场的篱笆墙,阿森纳首先尝试利用大量的横传调动蓝军的防线,在几次向边路的传球出现失误后,他们开始通过打纵深的方式简化前场的渗透。埃梅里摆出的三中卫体系将主要兵力集中在了中路,奈尔斯几次前插进攻后就失去了往返能力,科拉希纳茨的进攻参与度也不高,进攻推进的任务压在了拉卡泽特一人的肩上。当拉卡泽特拉边持球时,蓝军球员不惜以犯规为代价干扰他的用球,其他球员收紧在中路来切断枪手的地面直塞路径,此役,蓝军在退守时对中路的保护非常成功,阿森纳在上半场中段后只能依靠远射来制造威胁。

(图)切尔西很快地调整了防守部署,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2.左路攻势强度大,一波流前的积累与消耗】

在联赛后期使用无锋阵的时候,萨里会选择奇克作为“死亡三小”身后的支点,他的体格能够弥补无锋阵整体对抗能力偏弱的短板;科瓦契奇更多地被作为中锋阵的配套组件,能够加强中场控制来更好地为前锋群服务。由于埃梅里在布阵时注重“两头”,缺少奇克的蓝军中场在体格和对抗能力方面的劣势没有暴露出来,伊沃比无缘首发意味着枪手已经没有人可以依靠个人能力强行带球突进破局,蓝军只要成功压制枪手两名边翼卫就能成功地控制中场。

(图)阿森纳在开场后的几次突击都没能取得进球,切尔西随机加强了对拉卡泽特和奈尔斯的防守,比赛的控制权易手。

未能在奈尔斯尚有余力助攻的阶段取得进球,对于阿森纳来说是非常遗憾的。当切尔西成功地展开阵地进攻时,奈尔斯和帕帕斯塔索普洛斯在阿扎尔和埃莫森的联手冲击下已是疲于奔命。有了吉鲁突前压制防线,切尔西不需要马科斯-阿隆索这样精于无球冲击的“第四前锋”,埃莫森在外线的持球能够进一步拉开宽度,阿扎尔和佩德罗等二线攻击手就能获得更大的发挥空间。

(图)上半场末段,埃莫森和吉鲁的射门已经给枪手敲响了警钟,经验丰富的埃梅里反应迟缓。

从表面上来看,切尔西在上半场末段的进攻显得有些缺乏变化,持续不断的左路压迫并没有创造出与控球率等量齐观的绝对机会,但由此制造出的消耗以及强侧进攻起到的烟幕弹效应,还是为蓝军在易边后一波流(23分钟4球)带走比赛埋下了伏笔。其实,在吉鲁为蓝军打开胜利之门前,奈尔斯与帕帕斯塔索普洛斯的结合部就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埃莫森(33’)和吉鲁(39’)连续在这里获得射门机会为枪手敲响了警钟。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欧联杯专家埃梅里没有利用中场休息的机会弥补漏洞,反而是缺少争冠经验的萨里抢先完成了调整。

(图)吉鲁的进球来自于一次成功的非对称攻势,佩德罗的进球展现了蓝军三叉戟良好的技术互补性,这些都是阿森纳在进攻中所缺失的元素。

【3.中锋阵大获成功,幕后英雄值得铭记】

在吉鲁首开纪录的进球过程中,切尔西的进攻转移非常及时,吉鲁凭借更好的移动速度和对抗能力击败了科斯切尔尼。在佩德罗和阿扎尔先后扩大比分后,埃梅里换上伊沃比来加强边路进攻,就在阿森纳看到追平希望的时候(69’的1-3),切尔西抓住一次球权转换的机会锁定了胜局。

(图)就像做客梅斯塔利亚的比赛一样,厄齐尔再度迷失,由七个人组成的枪手防线不足以应付蓝军的围攻。

萨里的传控体系建立在拖后中场和中锋形成的前后双支点基础上,9号球员需要具备很强的活动和拿球能力,能够在与中场配合后反插入禁区抢点,这种打法对技术、体能和对抗能力要求较高,莫拉塔和伊瓜因都无法满足这些要求,阿扎尔领衔的无锋阵能完成特定目标,但无法作为常规战术连续使用。吉鲁原先并不符合萨里对于9号的要求,但在萨里开始为适应英超而不断调整战术的时候,法国中锋的价值开始体现了出来。同样存在着很多防守隐患,同样靠着前场三叉戟带动球队,切尔西能够在一场镜像对话中压倒阿森纳,就是因为他们的前锋群能够形成了一个完整而立体的轮转架构(高点支撑+持球突击+无球穿插),阿森纳的锋线则因为厄齐尔的低迷出现了“断点”,在半决赛中大杀四方的奥巴梅杨和拉卡泽特组合也失去了魔力。

(图)背靠大树好乘凉,阿扎尔在吉鲁的掩护下刷出亮眼的数据。

能够在短时间内连进4球带走比赛,切尔西的成功得益于三叉戟出色的进攻效率,这种优势局面也是建立在持续压制对手基础上的。作为433切换424体系的驱动力,坎特在两条边路之间的往返跑动帮助蓝军成功控制了局面,这位在赛前火线复出的幕后英雄对于维持中锋阵的平衡与活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图)中锋阵的跑动和覆盖能力稍逊,坎特的超额输出能够有效地维持攻守平衡。

【总结】

就像联赛首回合击败曼城时一样,胜利属于奋力拼搏的蓝军将士,而不是所谓的“萨里主义”哲学。吉鲁领衔的中锋阵融合了很多实用主义元素,这场胜利源于深藏于蓝军传统中的实用主义DNA。切尔西战术风格的变化可谓是耐人寻味,到底是萨里主动对自己的战术体系进行了调整,还是球员们自发地抛弃了意大利人的战术打法,或将成为了长期保留在蓝军更衣室的秘密。

(图)在玩转中锋阵和无锋阵的过程中,萨里的战术锦囊变得丰富起来。

当然,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萨里足球内容的变化并不是一个突发性事件,而是存在一个比较清晰的渐进式脉络。在开局不败纪录被终结后,萨里不再始终坚持一套首发阵容,被其寄予厚望的莫拉塔最终被放弃,在欧联杯中有着不错的表现奥多伊、埃莫森和奇克陆续上位;萨里在对阵中下游球队时继续坚持中锋阵,而在Big6集团的内战中,无锋阵一度成为了他的首选战术蓝本,这种现象在伊瓜因加盟、奥多伊上位后也没有太大的改变;在具体的战术细节上,萨里在如何保护若日尼奥,该选择什么样的球员与阿扎尔进行搭配,以及如何奇克配搭攻击群等问题上的思路也变得开阔了许多。在“Sarri-ball”偏离足球航道的同时,萨里本人却在不断纠错中丰富着自身的足球哲学,这种经历和体验对他在未来的执教是大有裨益的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并非观点 自媒体如有侵权,请联系